最新公告: 貴州省黔東南州歌舞團 全國招聘舞蹈演員

最新公告 您的位置:網站首頁 > 最新公告 > 正文

發布時間:2015-01-29 09:12:18 文章來源:

\\\
1月8日晚,由中央民族樂團、黔東南州歌舞團共同推出的世界“非遺”侗族大歌音樂詩劇《行歌坐月》,在國家大劇院成功首演。這是黔東南州繼2013年首演、2014年獲中宣部“五個一工程獎”的苗族歌舞劇《仰歐桑》后,又一臺華麗劇目榮登首都北京國家大劇院舞臺。

  這部被譽為《仰歐桑》“姊妹篇”的《行歌坐月》,根據流傳久遠的侗族民間文學國家級“非遺”《珠郎娘美》改編創作。劇中演員有60名來自從江縣小黃村侗族大歌隊的“非遺傳人”。據悉,《行歌坐月》是中國首個登上國家大劇院的侗族題材劇目,由中央民族樂團、黔東南州歌舞團和從江縣聯袂制作演出。在國家大劇院成功首演后還將在全國巡演,配套一系列非物質文化遺產展示活動,并作為一個全新的文化旅游精品永久落地在貴廣高鐵入黔第一站——從江縣洛貫新區長期駐場演出,打造成一部永不落幕的“侗族大歌”。

  高端平臺華美綻放

  1月8日晚7時30分,位于北京天安門附近的國家大劇院音樂廳,1725個座位滿座。當60名來自從江縣小黃村的村民們一身銀飾走上舞臺,隨著銀飾叮當作響,偌大的音樂廳掌聲雷動。

  音樂詩劇《行歌坐月》根據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民間文學《珠郎娘美》改編創作,《珠郎娘美》是被侗族人民世代傳頌的美麗故事。演出分“青梅竹馬”,“行歌坐月”,“惡斷姻緣”,“大愛如歌”四章節進行,時長90分鐘。90多人的樂隊,50多人的合唱隊,60多人的侗族大歌隊……注定這臺音樂詩劇非同小可,亮點多多。

  《行歌坐月》編劇、黔東南州歌舞團藝術總監蔣步先,同時也是劇中“牛腿琴與樂隊”小節中牛腿琴演奏者。他告訴記者,我國漢族地區流傳有“梁山伯與祝英臺”的故事,而侗族地區則有“珠郎與娘美”的愛情故事。早在20多年前,他就將這個故事改編成了侗戲,而后又與他人合作,將此故事編制為侗族歌舞劇《娘美》,并參加了貴州省農民文藝匯演榮獲銀獎。2014年年初,他改編完成了侗語版的原生態侗族大歌劇《珠郎與娘美》,并成功演出了六場,深受廣大觀眾的喜愛。

  在蔣步先看來,此次推出漢語版侗族大歌音樂劇《行歌坐月》,具備五大看點:一是世界級“非遺”“侗族大歌”、國家級“非遺”“珠郎娘美”與被稱為“國樂”的中國民族管弦樂首度牽手。侗族大歌是被音樂專家研究最多的民歌種類,但也長期停留在研究層面,僅有一些小型推廣交流演出。但這次世界“非遺”、國家“非遺”和中國國家級最優秀最大型的民族管弦樂團合作,結合劇目,結合民族管弦樂來創作。為侗族大歌及其他“非遺”的傳承保護和推廣,拓寬了形式,提供了思路。二是中央民族樂團是中國民族音樂最高文藝團體,與黔東南州歌舞團、從江縣民族藝術團和侗族大歌流傳地小黃村村民同登國家大劇院舞臺,共唱人類和諧之聲,齊奏民族團結新曲。體現了中央和地方各級文藝團體,扎根基層,扎根人民,傳承弘揚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腳踏實地踐行群眾路線的精神風貌。三是這是首次以一臺有內容、有故事的劇目為載體,全面展現侗族大歌的獨特藝術魅力。四是這臺演出匯聚了90多人的樂隊,60多人的侗族大歌表演隊,50多人的合唱隊,規模宏大。五是國家大劇院音樂廳是國際一流的自然聲場,音樂詩劇這種可聽可看,以展示音樂為主的藝術形式,為“清泉般閃亮的天籟之音”侗族大歌的展現提供了有利條件。

  “太震撼了!”觀看完演出走出音樂廳,一位姓宋的觀眾激動地說,他以前曾經在電視屏幕上看到過侗族大歌的演唱,但這一次,親臨現場欣賞的侗族大歌,竟然是與中央民族樂團的表演融在一起,兩者結合得那么天衣無縫。“特別是節目中那侗家獨有的牛腿琴與中國民樂的合奏,好聽得不能再好聽!”

  著名歌手、解放軍藝術學院教授梁秋冬女士也專程趕來觀看這臺音樂詩劇,她告訴記者,侗族大歌與中央民族樂團共同推出這個劇,讓她感覺非常新穎,既有高雅的音樂藝術享受,又有世界“非遺”的“天籟之音”,還能全面感受一個曲折動人的愛情故事,這臺音樂詩劇非常巧妙,不失為一臺音樂精品。

  中央民族大學音樂學院教授董錦漢覺得非常有幸趕上這個機會觀看了演出,他說,整臺節目中,來自貴州的侗族大歌是最大的亮點,與中央民族樂團巧妙融合,使得侗族大歌這一歌種登上大雅之堂,整臺節目既傳統又很現代。這是一種非常好的嘗試與探索,希望這種探索繼續。

  民樂國樂完美結合

  中央民族樂團團長席強在節目開演前接受記者采訪時說,這是中央民族樂團與黔東南州藝術團繼大型民族管弦樂苗族歌舞劇《仰歐桑》之后的再度聯手。在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文藝工作座談會之后,中央民族樂團及黔東南州堅定了文藝創作為人民服務,為基層服務的方向,加大了組織創作人員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的深度和廣度。把侗族地區流傳已久的國家級“非遺”民間文學作品,同時也是侗族人民喜聞樂見的侗戲經典劇目《珠郎娘美》,經過改編加工發展,以侗族大歌音樂詩劇的形式搬上國家大劇院的舞臺,是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文藝工作座談會重要講話精神的具體體現。

  “《珠郎娘美》是大俗與大雅的完美結合,珠聯璧合。”中央民族博物館副館長韋榮慧作出這樣的評價。

  《行歌坐月》音樂創作者陳思昂告訴記者,幾個月前他接到席強團長的電話后,帶著極大的壓力和迫切的心情立刻背包來到黔東南采風,他第一次現場聽到侗族大歌真實的聲音,震撼、震驚、原始的聲音宛如天籟,聲音的張力、空間是沒有辦法用語言形容的,一開始他就徹底愛上了侗族大歌的聲音。

  這是一部音樂詩劇,本身有著完整細膩的劇本結構,但這次的演出是以音樂會的方式來展現,如何在沒有臺詞的情況下讓觀眾看懂劇情,這將是非常大的一個難點。為了讓音樂、劇情緊湊鮮明,劇組決定只保留三名主角,女主角娘美,男主角珠郎及男反派銀宜,這將有助于觀眾更直觀的了解劇情的發展以及情節沖突。這部劇并不是將原始侗族大歌配器而成的作品,而是需要根據原始素材衍生和創作,在眾多原始素材中挑選,搭配原始侗族大歌以及衍生的新的音樂段落,并且為三名主角樹立鮮明的音樂形象。這部劇并不單純是各種唱段的混合體,當中穿插了完全是民族管弦樂隊的音樂段落;侗族大歌與民樂隊產生融合段落。另外還有侗族當地的特色樂器引入,如牛腿琴、侗笛、侗琵琶,等等。

  總導演楊碩說,當拿到了劇本,就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完整的很優秀的劇本。作為導演,音樂詩劇《行歌坐月》只是他所導演的系列演出中的第一部,只是一個音樂會的版本,這個戲要繼續走下去,將來還會做一個歌劇或者音樂劇的版本。音樂詩劇只是一個展示,容量有限,演員們都沒有參與到敘事當中。

  一連幾個月的排練,中央民族樂團嗩吶聲部演奏員姚迪感受比較深,他說:“和侗族大歌合作,我感覺很新鮮。侗族大歌的性格很鮮明,聲色很遼亮,和我們的民樂結合,非常舒服,這一結合,就更充分展示了侗族大歌鮮明的性格。”

  樂隊首席唐峰告訴記者:“侗族大歌很美,一張嘴聲音就特別樸實,這些侗族大歌的歌手們音準都特別的好,我雖聽不懂他們在唱什么,但是,和他們一起你方唱罷我登臺,一起一合之間,侗族大歌那很純的民間音樂的展現就被提升到了一個更高的高度。”

  文化產業發展新模式

  2013年8月1日,被稱作“最美麗的歌”的大型民族管弦樂苗族歌舞劇《仰歐桑》在國家大劇院拉開全球巡演的帷幕。這個根據流傳在我省黔東南州苗族地區的同名苗族古代敘事長詩而改編創作的歌舞劇,生動描寫了仰歐桑與太陽感天動地的神話愛情故事,是中國少數民族民間文學的一朵奇葩。劇中融合了苗族的歌舞、服飾和習俗等11項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再創升華出一個史詩般美麗動人的愛情故事、美麗動人的苗族美神仰歐桑。《仰歐桑》一舉成名,并獲得2014年國家五個一工程獎。

  時隔一年多時間,《行歌坐月》再次出爐,依然是由中央民族樂團與黔東南州歌舞團合作推出。

  《行歌坐月》總策劃、中央民族樂團團長席強說,中央民族樂團此前曾分別與新疆、西藏都有合作,用文化對地方進行扶持,尤其對黔東南州藝術團這種轉體改制的院團更要扶持。中央民族樂團也非常看好貴州少數民族文化,貴州民間打擊樂器、管弦樂器都非常有特色。下一步,中央民族樂團還將針對貴州少數民族樂器,進行第三臺節目的創作。

  黔東南州歌舞團團長常海接受采訪時說,黔東南州歌舞團體制改革以后,對苗侗文化進行了有力的傳播,《仰歐桑》與《行歌坐月》就是見證。民族題材就是要通過這樣創新的藝術形式,創新的手法,才能傳播得更遠,才能真正走向市場。好的文藝作品,首先要觀眾認可,才有觀眾買單,比如這臺《行歌坐月》,1725張票全部售完。前一部《仰歐桑》也是如此。從票房,就看得出觀眾對民族文化的追捧。每一個藝術作品出來后,首先得接地氣,要好聽,侗族大歌本身就好聽。但是,好聽,好看,還要動人,還要聽得懂,才能讓更多的觀眾被打動。黔東南州歌舞團體制、機制轉變后,藝術作品在生產前的策劃、設計都有頂層考慮,不是獲獎后就刀槍入庫,而是要借此打造文化產業。去年,《仰歐桑》巡演了14場。《行歌坐月》也不能與市場脫節,也要巡演,還有座演。黔東南州是中央民族樂團的音樂幫扶基地,黔東南州歌舞團要整合資源,要通過結中央民族樂團這么一個“親戚”,讓他們強大的資源來支持黔東南州歌舞團。“習近平總書記主持文藝工作座談會后,給了我們更大的鼓勵。”常海說,接下來,黔東南州歌舞團還將對民族民間樂器進行改良,比如牛腿琴、民族管旋樂等。

  常海分析,就目前看來,無論《仰歐桑》還是《行歌坐月》,都是社會效益大過經濟效益,但是,今后《仰歐桑》和《行歌坐月》都將放到文化產業鏈上,讓少數民族文化產品產生真正的市場效應。

  從江縣縣長張廣淵告訴記者,早年,國家領導人出訪,曾將從江縣小黃村9名女孩帶到日本演出,侗族大歌作為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還需要多種形式多向外推介。以侗族大歌為代表的音樂詩劇《行歌坐月》能進入國家大劇院演出,這一多聲部民間音樂通過國家大劇院向世界推薦,可喜可賀。4月份,這一歌舞詩劇在全國巡演后就要落戶從江。作為沿海進入貴州的第一縣、第一城、第一區,從江將依托原生態民族文化,建4個基地,以生態為主,發展民族旅游文化,打造大健康產業園。《行歌坐月》入駐從江,必將大大助推產業園的發展。

  中央民族大學音樂學院教授董錦漢認為,《行歌坐月》與此前的《仰歐桑》是地方文藝團體與國家級文化團體的合作,這一合作模式是文化產業發展中的一種新的嘗試,它代表一種新的方向,未來必將產生大的經濟效益。

  《珠郎娘美》故事梗概

  清朝乾隆年間,三寶侗寨有一位美麗善良的侗族姑娘娘美,與王嶺寨勤勞善良的侗族后生珠郎從小青梅竹馬,一個美貌如仙、歌似百靈,一個英俊善良、多才多藝。在一次行歌坐月中他們二人私定終身,并破銅錢起誓永不分離。但是娘美依照父母之命從小就與表哥定親,而表哥是一位好吃懶做不學無術之人,娘美不喜歡他,當表哥家得知娘美與珠郎私定終身后立即就要接娘美過門,娘美不從,在眾姐妹幫助下,在婚禮中巧施妙計與珠郎逃婚。

  二人逃到貫洞侗寨,當地富家子弟銀宜早聞娘美的歌聲和美貌,看到娘美后心起邪念,一心想占有娘美。為達到目的他不擇手段,首先與珠郎結為兄弟,好接近娘美。同時請二人常住家中,期間經常挑逗娘美遭到拒絕后惱羞成怒,利用外族進犯之機,借找內奸起款吃槍尖肉之計將珠郎謀害。數月后娘美才得知珠郎被害的真正原因,并發誓為珠郎報仇。在江劍坡找到當初與珠郎定情的半邊銅錢及珠郎遺骨后將其帶回貫洞。在寨中鼓樓擊鼓伸冤,故意說:“誰愿意單獨跟我上山埋葬珠郎,我就嫁給他。”很多人都表示愿意,但銀宜站出來說:“珠郎是我結拜兄弟我一定要去。”這時其他人不敢與其相爭,于是銀宜背著珠郎遺骨跟著娘美來到江劍坡。娘美讓銀宜挖一個很深的圓坑,當銀宜一直賣力地往下挖至爬不上來的深度,于是娘美逼他說出了謀害珠郎的全過程……娘美報了仇,站在懸崖上正準備往下跳,這時銀宜從坑里爬了出來大聲喊道:“娘美等一下。”并撲向娘美,娘美一側身銀宜站不住腳摔下了懸崖一命嗚呼。眾鄉親趕到將娘美救下,并懇請娘美留在貫洞寨繼續傳歌。娘美不負眾望,成為歌師,用畢生的精力將侗歌發揚光大……

  采訪手記

  在創新中傳承保護

  把國樂與“非遺”侗族大歌融于一爐無疑是件新鮮事。

  由中央民族樂團與貴州省黔東南州歌舞團聯合演出的侗族大歌音樂詩劇《行歌坐月》,1月8日在國家大劇院音樂廳上演,帶給首都觀眾完全不一樣的視聽享受。

  “光聽民族樂團的音樂會,我已經聽過很多次,雖然很精彩,但不新鮮。侗族大歌的演唱,在電視屏幕上也多次欣賞,甚至也在現場欣賞過,同樣不新鮮。但兩者融合在一起,質樸純真的侗族大歌、可歌可泣的民間愛情故事、現代音樂氣息的民族管弦樂隊,這樣的現場效果,卻不得不令我嘖嘖稱奇!”一位在北京經商的貴州籍朋友這樣評價。

  “民樂與侗族大歌的融合竟那么好聽,那么和諧,這是我們沒有料到的,幾個月的共同排練,我們很愉快,每天排練都是種享受!”這是中央民族樂團參與《行歌坐月》民樂演奏的團員們的共同感受。

  很多觀眾說:“原來侗族大歌還可以用這種方式存在!”

  這就是創新。一如一年多前,同樣在國家大劇院首演,同樣由中央民族樂團與黔東南州歌舞團共同合作的苗族歌舞劇《仰歐桑》,該劇榮獲全國“五個一工程”獎。

  2009年9月,侗族大歌被列入聯合國《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為,侗族大歌是“一個民族的聲音,一種人類的文化”。這些年來,侗族大歌以不同載體,不同方式在不斷走向世界。而這一次,侗族大歌借助侗族民間文學國家級“非遺”《珠郎娘美》這一動人的愛情故事,借助中央民族樂團的精彩融合,借助國家大劇院這一高端平臺,以更厚重的文化內涵,以更豐富的內容,以更新的形式,無疑會產生更大的影響。這也是在創新中傳承保護的一次有益實踐。

  《行歌坐月》在國家大劇院首演之后,將陸續組織開展系列文化活動推廣,在全國巡演,演出線路將是貴陽、凱里、杭州、上海、武漢、長沙、成都、重慶等城市,并且會配套有10多次以上的系列“非遺‘展示活動,該劇將落地貴州從江縣演出,形成一部永不落幕的藝術精品。

上一篇:《行歌坐月》國家大劇院開啟巡演序幕   下一篇:貴州省黔東南州歌舞團 全國招聘舞蹈演員

河南22选5走势图2元网 中国福利彩票彩民论坛 英雄时时乐破解 河北11选5中4个号 云南快乐十分任三推荐 五分彩官网 新时时彩软件下载 网上赚钱 新华股票配资 11选5定一胆百分之98准 辽宁十一选五官网 海王捕鱼2官网下载安装 棋牌游戏开发制作公司 海南4+1奖金制度 熊猫棋牌苹果版下载 在网上可以赚钱的软 陕西快乐10分遗漏数据真准网